时间一点点地过去,车龙龟速缓慢移动,丈夫和哥哥轮换着开车。即使如此,一家人很快就疲惫不堪。坐得太累了,还要时不时下去走动一下。

自驾从三亚到海口,汽车坐轮渡穿越琼州海峡,再从雷州半岛自驾回广州……让广州白领陈瑾瑾没有料想到的是,原本只要12个小时左右的春节探亲游归途,会是一次跨越两天两夜,持续了38小时的“车在囧途”,成了回忆起来感觉“痛不欲生”的一段经历。